御书屋_御宅屋_自由的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小嫂子,私奔吧 > 正文 第182章 谁的过错
    时间,一下子变得难熬起来,眼前的电视画面渐渐模糊了,骆离什么也看不清楚,只觉得耳中一片嗡鸣声,从前听得习惯了的龙少哲的手机铃声正不停的萦绕在耳边,怎么也挥散不去。睍莼璩晓

    他不接。

    他怎么也不接,后面,竟然直接关机了。

    医院的手术室前,龙少哲与叶子扬对峙着,谁也不肯退让。

    门上的红灯闪烁,标示牌一直在显示着‘手术中’三个大字熹。

    “儿子,这女人跟你什么关系?”

    “妈,她是我女人。”却不曾想,叶子扬先是顿了一顿,随即,轻声的说过。

    那声音似乎有些底气不足,但是,话语中的肯定语气却是分明的绪。

    “你胡说。”龙少哲额上青筋暴起,恨不得一刀捅死叶子扬。

    那目光让叶子扬的心颤了一颤,抿了抿唇,这才小声的道:“反正,我认定她是我的女人了。”或者,说出这样的话连他自己都不能相信,但是,他就是说了,当亲眼看到辛维佳跳了楼,当在救护车里感受着她的生命在一点点的消逝又留有微弱的气息时,不知怎么的,他的心被那个他只想玩弄的女人鼓涨了起来,怎么也挥不去。

    “儿子,她有什么好,妈给你找最好的配得上你的女孩,跟妈回家吧,你爸会安排好她的事情的。”

    “我不,我就要留在这里,你们都走,都走,我一个也不想看到。”叶子扬猛的一推母亲,烦躁的揉搓着自己的短发,随手掏了根烟就要点燃,一旁正有一个护士经过,道:“这是医院,不能吸烟。”

    才拿起的烟又放下了,叶子扬居然收起了烟也收敛了嚣张,唇微微的颤着,他不想她死,真的不想她死。

    “儿子,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妈带你去看医生吧。”眼看着叶子扬连身体都开始颤抖个不停,叶二夫人不由得担心了起来。

    叶子扬的脑海里闪过辛维佳一身是血趴在草地上的画面,明明会很痛,可是,那时的她唇角居然是挂着笑意的,她是笑着的。

    她一心求死,否则,她不会那么安谧的笑着。

    那抹笑,就象是一把刀一般凌迟着叶子扬的心。

    不,他从没有对一个女人上心过。

    可,这一刻的他就是放不下那抹恬静的微笑了。

    “龙少,那边有消息了。”强子微微的扯了一下龙少哲的衣角,示意他酒店那边的调查已经有了。

    “怎么回事?”龙少哲把手机揣进了口袋里,随着强子走到一旁的角落里问道,手机没电了,拿着也没用。

    “监控录像和酒店的服务员都证实说维佳是自己跳下去的。”强子痛心不已的说到,若是知道她会出事,他一定会守在那个房间的门外的,可是……

    眼眸狂跳了一下,龙少哲一脚踢在一旁的墙面上,随即又恨恨的补了一拳,这才冷冷的转过身冲着叶子扬低吼道,“叶子扬,即便是她自己跳下去的,但是,一定与你脱不了关系,一定是你对她做了什么,对不对?”

    他的话,让叶子扬呆呆的愣怔在那里,或许,是因为他吧。

    若不是他玩弄她羞辱她,还激将着她去跳楼,她也不会真的跳楼。

    却是这一跳,着实的震撼了他。

    但是,这一刻的他却怎么也不能在龙少哲面前表现出来,“姓龙的,那是我和她之间的事,等她醒了,她为什么跳楼,也就全都清楚了,不是吗?”

    龙少哲微眯了眯眼眸,他还能说什么?

    伫立了良久,才大步的走向手术室,身后,叶子扬惊恐的道:“喂,龙少哲,那是手术室,你不能进去。”那样的地方,病人家属是不可以进去的,所以,叶子扬想要拉住龙少哲。

    “我只问医生两句话就出来,放手。”狠气的一甩叶子扬的手,十二楼,其实,在听到这个数字的时候,他对这个手术的结果已经多少有了预知。

    “妈的,你要是敢去捣乱手术,老子跟你拼了。”叶子扬激动了起来,人更加的不淡定了,其实这一刻,连他自己都不明白自己了,就是那女人的一跳,他居然就真的对她上起了心来。

    “放心,我从没想她死。”猛的一甩叶子扬的手,龙少哲推开了手术室的门就闯了进去,“医生……医生……”他没有真正的进去,而是站在门里喊着医生,有些事他必须要确定一下,人还在手术中,那不是一个小时两个小时就能完成的手术,所以,他要确定一个大概的手术时间。

    很快的,一个医生助理出来了,“出去。”

    “病人有希望吗?”龙少哲不为所动,高大的身形再加上他冷清清的声音,带着一种全然不容人忽视的气场让那医生助理愣是没敢强推他出去。

    “现在的情况比刚刚推上手术台时好一点点,但是,谁也不能保证什么,先生,请你不要留在这里影响我们的手术,这会影响到病人的手术结果的。”倾非魔

    “大概要多久?”这时候的龙少哲已经想起了自己从别墅出来的目的了,他是要给骆离买卫生棉的,结果,居然买到了医院还没买成。

    “不确定,但是最少也要五六个小时。”

    “好,我知道了,谢谢。”长舒了一口气,人家都说比刚进来的时候好一点点了,那就是希望,已经问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龙少哲这才稳健着步伐转身走出了手术室。

    最少要五六个小时的手术,他守在这里也是煎熬着时间,于其傻等,不如做点事情缓解一下自己绷紧的心绪。

    五六个小时,可以让他从医院到别墅里跑几个来回了。

    龙少哲选择了离开,而不是留在这里与叶子扬大眼瞪小眼,毕竟,叶凤安也在,有二叔和二婶在,他也着实不能对叶子扬怎么样。

    门一开,一道黑影就闪到了他的面前,“龙少哲,医生怎么说?”叶子扬居然一改从前对他的敌视,担忧的问了过来。

    “不能确定,不过医生说手术最少也要五六个小时。”说完,他直接越过叶子扬走向强子,“我出去一下,有什么事打我手机。”想到自己这么半天没回去,骆离一定着急了,奇怪,骆离怎么都没打个电`话过来?

    龙少哲拿出了手机,却是在这时才发现手机没电了,眸光一扫便落在一旁一个手下的身上,“把你手机借我。”

    借了手机,换上了手机卡,龙少哲这才健步的走离手术室的门前。

    因着手机关机他也不知道骆离是不是打过来电`话了,最好没有打过来,最好她看电视看着看着就睡着了,想到这种可能,龙少哲最终打消了打给她的决定。

    出了医院,龙少哲发现医院对面的小超市还开着,索性便进了去,看着那一排排名目种类繁多的卫生棉,他皱了皱眉头,实在是理不清哪个当买哪个不当买,于是,如上次一般炮制的每一种都买了一袋,手提筐里满满登登的,幸好晚上超市的人并不多,可走到收银台付帐的时候,他还是有些不自在,随手摸出了金卡,“刷两千块。”

    “先生,你就买这些卫生棉吗?”

    “嗯,快刷,我赶时间。”

    “先生,我还是算一下一共多少钱吧,不需要那么多的。”小超市的收银员倒是尽职尽责。

    “不用算,快刷。”瞟了一眼外面的夜色,骆离若是没睡,一定等急了,这让他尤其的不安。

    小超市的收银员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不过,粗略算一下,那些卫生棉应该连一千块也不到,既然是没亏又赚了,刷就刷吧,于是,终于同意刷了两千块,也让龙少哲得以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那家小超市。

    也就是这样的小超市,若是换大型的超市,除非用抢的,否则他别想这样快的离开。

    车子,开得要多快就有多快,比平日里飙车的速度还要快一些。

    下了车,便望见骆离的窗口透着幽幽的电视的光线,她还没睡吗?

    三步并作两步的上了楼,轻轻推开了那扇门,轻到几乎没有任何声响,门开,他一闪就闪了进去。

    卧室里,骆离安静的坐靠在大床上,目光似乎是落在了对面的电视屏幕上,可是,却又仿佛不在那上面,龙少哲松了一口气,徐徐的走过去,轻轻一碰她的肩膀,“骆离,我回来了,等急了吧?”

    那低柔而磁性的男声,让骆离一惊,所有的意识瞬间回笼,身子一歪就靠在了龙少哲的怀里,刚刚她一直在胡思乱想,她以为他出了车祸什么的,所以当这一刻看到安然无恙的龙少哲时,她悬起的心终于放下了些许,“你去哪里买的?怎么这么慢?打电`话也不接,龙少哲,真后悔让你去买东西,还不如我自己去呢,至少,不用揪心。”

    “呵,都买来了,快去吧。”龙少哲将两大袋的卫生棉一下子抛在骆离的面前。

    “呃,又买这么多,怪我,忘记告诉你我习惯用的那几款了。”骆离在那两大袋的卫生棉中翻翻找找,找了两包,一袋夜用一夜日用,日用留着明天白天用,夜用现在就要用,“喏,罚你帮我撕包装。”他没事,她所有的心都放下了,笑涔涔的看着他,温情的命令让人听着格外的舒心养耳。

    龙少哲发誓,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撕卫生棉的包装,大力的一把撕开,撕得里面一片片的卫生棉全都掉在了床单上,“哈哈……哈哈哈……”骆离笑得前仰后合,“龙少哲,你笨死了。”

    他看着她娇俏的脸蛋,心中一动,倾身一吻,四片唇相触的那一刹那,他恨不得把她吮到自己的身体里,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消解一些心底里的纷乱。

    只是随意的一吻,却是越吻越缠绵,良久,当感觉到口腔里的氧气就要殆尽的时候,他才缓缓松开了骆离的身体,手轻拍她的脸颊,“去吧。”  骆离拈了一片卫生棉迅速的冲进卫生间,她还不习惯在自己来月经的时候与他相对,夫妻间的事儿都需要习惯,只是,要来日方长。

    终于换下了卫生纸,可当她利落的出来的时候,卧室里却不见了那个男人,心底里恍然一惊,“少哲……”

    “嗯,在这儿呢。”喑哑的男声,透着一股子烦躁,让骆离不由得朝着那声音的来处走去,他在阳台。三生错:妖莲来袭

    窗纱被微微开启的门透进来的风扬起,拂在骆离的脸上痒痒酥酥一片,她推门走到他的身边,“少哲,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她,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否则,龙少哲不会此刻这般的反应的,她突然间很想为他分担些什么,早先的怨念顿去,不管发生什么,她都想跟他并肩站在一起。

    龙少哲将手中的烟一个漂亮的弧度,便抛落在了别墅外的草坪上,这才倏然的一个转身,两手捧住了骆离的脸,眼中乍现着一点点的红丝,他在担心辛维佳,不管爱与不爱,他不想她死,这是毋庸置疑的,“骆离,你自己睡,好不好?”

    “少哲,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眼看着骆离眼底的关心,龙少哲用力的一拥骆离的身体,或者,就告诉她吧,他不想瞒她,既然已经做了夫妻,那么,有关辛维佳的事儿他就不该隐瞒她,“骆离,辛维佳从十二楼跳楼了。”沉重的说完,一颗心又沉了下去。

    “十……十二楼?”那么高的楼层,在骆离的认知里,生还应该只有百分之零点一的几率吧。

    “嗯,不过,已经送到了医院,目前正在手术抢救中。”

    “那就好,那就好。”骆离喃喃着,人没死就好,那就有希望,潜意识中,她居然也不希望辛维佳真的死了。

    再度紧拥了一下怀里的小女人,她的反应是让他欣慰的,“骆离,刚刚就是去超市的途中接到了关于她的电`话,所以,我才回来迟了,骆离,我还得去医院,你看……”

    骆离轻轻一挣身体,也从男人的怀里挣脱了出来,伸手就去推他,“去吧,快去,你若是真的对她不管不顾,真的那样无情,那么,我也就不敢爱你了。”这世上,无情的男人谁敢爱呢?况且,她相信龙少哲也不是那样的男人,万事,他都会有他自己的一个度的,既然他选择了对她和盘托出,她就该选择相信他。

    “骆离……”再是一拥,恨不得将她的身体嵌入到自己的骨髓里,若不是医院的闲杂人员太多太复杂,若不是她来月经了会不舒服不方便,有一瞬间,他真想带上她一起去。

    有一个人陪着的感觉真好,那其实是很幸福的一件事。

    “去吧。”

    龙少哲到底还是走了。

    走在凌晨的夜色里,但是,骆离却不再彷徨了,只为,那个男人回来了,也告诉了她实情。

    担心,虽然不喜欢辛维佳,她还是担心着那个女人。

    就在担心中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天亮了。

    医院手术室的那盏灯依然还在亮着,辛维佳的手术还在进行中。

    叶凤安和叶二夫人早就被叶子扬给劝走了,赶回医院发现叶子扬还没有离开时,龙少哲不由得多看了他几眼。

    其实,之前他很想冲上去质问叶子扬爸爸照片的事的,可是,一想起这小子跟自己玩的深沉,他就知道万事都得靠自己,否则,若是叶子扬不想说,他咋问也没用。

    五六个小时已经过去了,手术却还没有结束。

    龙少哲身体倚靠在白色的墙壁上,单脚弯起踢在下面,手里的烟不知道被抛起再落下有多少次了,他就那么的不住的欣赏着烟的自由落体运动,脑海里闪现的却是辛维佳的自由落地,心底里泛起了丝丝的疼。

    天,大亮了。

    医院里的人开始多了起来,手术室的门外越来越热闹了,不住的有病人被推进手术室,但是,却一直都没有病人被推出来。

    有种窒息的感觉飘散在周遭,龙少哲是不动的,叶子扬却已经沉不住气了,不住的在手术室前踱来踱去,下巴上的胡渣让他看起有些沧桑有些阴冷,“妈的,什么破医院破医生,救个人要这么久吗?”

    突的,就在这时,手术室的门被从里面推开了,一个护士先走出来,“辛维佳的家属,病人出来了。”

    “刷刷……”龙少哲和叶子扬一起冲到了门前。

    “我是……”

    “我是……”

    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说完,龙少哲瞟了一眼叶子扬,叶子扬也回视了一下龙少哲。

    “她怎么样?”

    “深度昏迷中。”

    “那……什么时候能醒过来?”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口水,龙少哲小心翼翼的问道,目光也落在了随后走出来的医生的脸上,似乎是想要从那张脸上看出什么似的。

    “不能保证,这要看她自己的了。”医生的脸上没什么表情的说过,这样的手术他们几乎天天都能遇见,已经有些麻痹了。

    “什么叫看她自己的了?那要你们这些医生做什么?”龙少哲的手倏的拎起了医生的衣领,眼底里全都是阴霾。骑马与砍杀之逆天骑士

    “对,那要你们医生做什么?”叶子扬在一旁起哄,显然,他的反应慢了半拍。

    似乎,谁也没有想到龙少哲的暴力,感受到呼吸有些困难了,医生这才费力的道:“那是十二楼,不是二楼,我们,已经尽力了。”

    眼见着医生的脸色开始苍白,再回味着医生才说过的话,龙少哲这才缓缓松开了医生的衣领,是的,那是十二楼,不是二楼。

    辛维佳被推出来了,白色条纹状的病服,头上身上到处都插着管子,叶子扬冲了过去,一把握住她的手,“维佳,你会没事的,对不对?”

    “病人还在昏迷中,请让开,马上要去重症监护室。”

    叶子扬这才让开,与龙少哲一起无声的将辛维佳推向医用电梯。

    窄小的空间里,医生,护士,再加上他们两个人和辛维佳的推床,每个人都是静静的,连说话都成了奢侈。

    辛维佳从前漂亮的眼眸现在闭得死死的,长长的睫毛一动不动,若不是医生说她还有气息在,那毫无生气的面庞真的会让人以为她已经死了。

    心电图。

    血压。

    ……

    重症监护室里,电脑的屏幕一直在闪烁个不停,可是,龙少哲却是那么的无力,他什么忙也帮不上,重症室不许病人家属进去,所以,他也只能隔着玻璃窗望着里面那个面容惨白的女子。

    一整天,骆离一直心神不宁,那个男人居然连个电`话也不打过来一个,让她越来越担心了。

    终于,她再也忍不住,也终于再次拨通了龙少哲的电`话,好在,他很快就接了起来,“骆离,吃饭了没?”轻声的问过来,那声音,带着疲惫带着沙哑,让她心疼。

    “维佳怎么样了?”

    “还在昏迷中。”

    “医生怎么说?”十二楼跳下,其实,处于昏迷中也算是命大了。

    “哦,幸好跳下的位置是厚厚的草坪,也缓解了一些冲力,但是,脏器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损伤,医生也不能保证什么,只能看她自己的了。”

    “少哲,你有没有吃饭?”耳听得龙少哲忧心忡忡的话语,她担心他了。

    “吃了,你放心吧,我没事,怎么,想我了?”他的声音转而轻松起来,竟然跟她开起了玩笑来,可是骆离知道,他一定什么也没吃过,“谁想你了,坏蛋。”娇嗔的说过,心,还是泛起了甜丝丝的感觉,其实她,真的想他了。

    明明分开还不到一天,可她就是想他了,她真没用。

    “乖,去吃饭吧,然后去散个步,再回家去看看你妈妈,嗯,我得挂了,内急。”其实不是内急,而是他看到重症室里几个护士都冲向了辛维佳,所以,他急忙挂断,也不管医院的规定了,人一闪就冲进了重症室。

    “先生,你不能进去。”小护士欲要拦住他,却如何能拦住高大健壮的龙少哲呢?

    骆离不淡定了,面对他曾经的最爱和初恋,她真的没有办法淡定下来,听着手机里的盲音,一瞬间,她决定去看看他,再看看辛维佳。

    准备了一些饭菜,再买了一束百合,坐上车赶去医院的时候,她的心乱乱的,辛维佳怎么会跳楼呢?

    是因为龙少哲和她在一起了吗?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她真的觉得自己罪过了。

    胡思乱想着,好在医院终于到了。

    打听了一下,骆离很快就找到了辛维佳所在的重症监护室。

    透过监护室透明的窗玻璃,骆离看到了那个男人,一夜一天之间,他下巴上已经泛起了一片青色,那青色的胡渣让他看起来疲惫极了,一想到他还没有完全戒掉的毒瘾,她心疼了。

    “骆离,你来干吗?”身旁,从洗手间出来的叶子扬冷冷睨了一眼骆离,他不喜欢骆离。

    “辛维佳怎么样了?”骆离不管他的敌意,关切的问道。

    “死不了,是不是让你不开心了?你来,就是想看她的死相的,是不是?”

    “你说什么?叶子扬,你疯了是不是?”骆离从未见过这样的叶子扬。

    重症室里,一偏头的龙少哲正好看到玻璃窗外剑拔弩张的叶子扬,眼看着电脑屏幕上的数据已经恢复了过来,辛维佳也再次被拖离了鬼门关,他松了一口气快步走出去,“骆离,你来了。”

    “姓龙的,带上你的女人立刻给我消失在这里,维佳不喜欢看到你,也不喜欢看到她,她跳楼,就是因为你,因为她。”清冷的说完,叶子扬转身便进去了重症室,徒留下龙少哲和骆离怔怔的站在那里。

    心,针扎一样的疼,辛维佳的跳楼若真的是因为她和龙少哲在一起,那么,若是她一直不醒,龙少哲又要怎么面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