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屋_御宅屋_自由的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小嫂子,私奔吧 > 正文 第127章 你是我的(一更+甜蜜)
    轻轻的进,浅浅而止,却天知道那每一下都是他在拼命的隐忍着,生怕吓坏了她,生怕伤到了儿子。睍莼璩晓

    他的温柔,让她渐渐的安下了心来,感受着他的昂扬一次又一次的充满在自己的体内,那种合而为一的感觉是让人欣喜的,让她欣慰的,终于,又是和他在一起了。

    女人爱起来,都是象她这样的痴这样的傻吗?疯狂的愿意与他做任何的事情,好的坏的,只要是与他一起的,就都是最美的。

    他一手稳稳的扶着她的腰,一手越过她的身体从她身后握住了她的一只绵软,同时,唇落在了她的后颈上,细细的舔舐着,三个方向的夹击,让她气喘吁吁起来,整个人软的若不是有他的一只手在托举着她的身体,她早就趴倒下了,“不要……别……别呀……”太魔魅了,她受不了的浅`吟着,只觉自己的一颗心都被他给融化了一样,女人爱男人,都是这样的吗?

    她是真的不知道别的女人爱一个男人是不是也是这样的辛苦,但是,她却是的,她爱他,为了他,她什么都愿意做飚。

    更何况,此刻的他根本无需她做任何,只需她乖乖的在他身下任由他给予她所有。

    感觉到她的身体已经彻底的放松了,再也没有因为孩子而有任何的顾虑了,龙少哲这才加快了一些冲刺的节奏,动作生猛却也唯美,不住的把她变成他的,听着她一声声的柔媚的吟声,嗅着空气里那股子越来越浓郁的淫`糜的味道,他是真的好久好久都没有要过女人了,以至于,甚至在这一刻有了一种陌生的感觉。

    “骆离,给我。”薄唇落在了她的耳际,他柔柔的低喃镯。

    骆离咬住了唇,她觉得她全身的血液都随着他一波接一波的猛烈的飞动而飞出了体外一样,她好象是飞上天一般,整具身体都轻飘飘的,一种奇异的快`感迅速的在大脑中枢里升腾开来,让她禁不住的下意识的收紧她内里的肉壁,于是,那紧窒顿时吸着他的昂扬骤然的一颤,随即,龙少哲再也隐忍不住的嘶吼了一声,“啊……”唇移开了她的后颈,手也从她胸前移开而稳稳的握住了她的腰肢,不过是瞬间,就带着她一起走进了滚烫而旖旎的一刹那,那一瞬,她只觉四肢百骸都不是她的了一样,舒服的瘫软在他的身下,随即,软软的趴下去,而身上的男人则是轻轻一翻,便带着她一起躺倒在大床上,那一刻,房间里只剩下了激情过好的喘息声,有她的,更有他的。

    骆离紧闭着眼睛,一动也不敢动的躺在他的怀里,他的分身居然还在她的身体里,让她想动也不敢动了。

    时间,仿佛停伫在了这一刻,良久,当周遭的空气静谧让她只嗅到两个人的呼吸时,她才惊觉他的分身此时正徐徐的从她的身体里退出,慢慢的缓缓的,也轻巧的带出了一股子白灼……

    就在骆离懒懒的一动也不想动的时候,龙少哲却已然跳下了床,健硕的身形一弯身就抱起了床上的她,真不知道他是哪里来的精力,她累的就连躺着都觉得累呢,可是他呢,抱着她就象是抱着洋娃娃一样,几个大步就走进了洗手间,然后,单手抱着她,单手按开了浴缸的水龙头,温热的水顿时洒了出来,热汽扑面而来,他抱着她坐进了浴缸,让她靠坐在他的大腿上,骆离真的累得狠了,任由他动作着,也清洗着自己的身体,这一刻,她是信任他的,或者,在这个世界上,他已经是她最信任的人之一了。

    看着怀里肌肤还泛着粉红的女人,有一瞬间,原始的本能的渴望又在龙少哲的身体里蠢蠢欲动了,可是很快的,想着她怀着身孕,想着她的担心,龙少哲深吸了一口气,才慢慢的泄去了身体里的火,当他的手要落在她腿间为她清洗那里的时候,骆离本能的瑟缩了一下,“我……我自己洗。”

    龙少哲笑了,“多看一次少看一次有差吗?”

    “你……”他总是能让她语结,真是坏男人呀,可是,她偏就拿他没辙。

    就在她一愣神的功夫,他拿着手巾的手已经迅速的探入到了她的幽深密地,很快的擦净了那里的粘腻,再抱起一身清爽的她踏出了浴缸,随手摸了一条浴巾一边擦着她的身体一边往卧室的大床走去。

    窗外,阳光正好,让她忍不住的把目光望出去,目光所及正好是窗外的一抹蔚蓝的天空,一朵白云飘浮着,却蕴着尤其的美丽,让她禁不住的看着,不想移开视线。

    身体,不知何时已经被他放在了床上,表层的肌肤已在他抱她进来的时候一路上擦干了水份,此刻,他正拿起吹风机吹着她的长发,同时,伸手按开了房间里的电视,让她打发着时间,于是,电视里的声音和吹风机的声音交织成了一曲很美好动听的生活之歌,很美很和谐。

    她的长发很美,长及腰的那种,若是不梳成马尾,被风吹起的那一刻就象是飘动着的瀑布,美的让人不想移开视线。

    手指,不住的穿梭在她的发间,感受着那抹抹顺滑,他的眼神眯了起来,“想在这里吃还是出去吃?”

    “那你呢?”她反问着,眼睛却是盯看着电视画面,文艺片,正好是一个男人在亲吻女人的画面,骆离急忙的去拿遥控器,她脸红了。

    却被他一手打掉,“这也害羞?”这连***片都算不上,她可真是个会害羞的小东西。

    骆离不吭声了,或者,她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呢,索性低下了头不去看电视上的画面了。

    “呵呵……”龙少哲笑了,笑着骆离害羞的样子。

    “喂,不许笑,不然我不理你了。”

    “那你想理谁?”

    “理谁都不理你,哼。”冷哼着,他太讨厌了,总是笑话她。

    “那肚子呢?你再不理它,咱们儿子要抗议了,小家伙可是要饿坏了。”他笑眯眯,手中的吹风机已经放下,她的头发半干了,起来走走很快就会干透,真美,如绸缎一样。

    他又来了,儿子儿子的叫得顺口极了,“龙少哲,你一定是喜欢男孩。”“女孩。”他连想都不用想犹豫都不用犹豫,直接的说道。

    “那你别儿子儿子的了,说不定这孩子生下来会变成女孩呢。”不服气的,反正没看到报告单,她就是不相信。

    “嗯嗯,那以后就‘咱孩子’这样叫吧,亲爱的离老婆,你还要裸着多久呢?”他的声音慢条斯理起来,从浴室出来,她身上就一直裹着浴巾的,房间里很暖和,所以,她一点也没有感觉到冷,但是此刻,她一低头才发现原本身上的那条浴巾不知道啥时候被他抽走了,而她居然还不知道,她果然是裸着的,脸一红,迅速的扯过被单,“你……你出去。”

    “呵呵……”他大笑,孩子都怀了,她依然会在与他裸裎相见的时候害羞,那样子绝对是时下少见的女人了,“嗯,我去给你拿衣服。”说着,他还真是转身出去了,骆离扫过这卧室,她之前的衣服已经不想穿了,在房车上滚过的,很脏了。

    很快的,房门再次开了,龙少哲手捧着一件湖蓝色的长裙递到她的面前,“嗯,穿吧,再裸着,咱孩子会觉得冷了的。”

    “去你的。”她一手去捶他的胸口,一手接过裙子,裙子下连胸衣底`裤的什么都为她准备好了,想象着他刚刚摸过那胸衣底`裤的画面,她的脸红成了胭脂一样,垂着头,更加的不敢看他了,那样的小媳妇样倒是让他很受用,“要不要我帮你穿?”

    “不用,你给我走开。”讨厌呀,她觉得她现在好象一点的私人空间都没有了,全都被他给占据了。

    “那我也去穿了呀。”龙少哲大大方方的走开,骆离微微的抬头,看着他也还裸着的背影,天,这男人就那样的什么也没穿的刚刚里里外外的进出着。

    迅速的穿好了裙子,光着脚丫走出房间的时候,门外,那男人正斜倚在墙上,手里捧着一双精致的仿佛艺术品般的湖蓝色水晶鞋,与她身上的裙子刚好配成一套,裙子是那种略宽松版的,既不会勒着他们的孩子,也完美的展现了她的身材比例,孩子才一点点大,她的身体虽然丰腴了一些,可是,充其量也就相当于那些上了年纪的大妈似的,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她是怀了孩子的。

    男人弯身,鞋子就放在她的脚前,动作温柔、细致、体贴的让她甚至有了流泪的冲动,这就是那个她所最爱的男人吗?

    他愿意为她做这一些细小的琐碎的所有,这样的一刻,即便让她为他上刀山下火海她都愿意,爱他,除了爱他还是爱他。

    她不是故意要爱上他的,可是上帝就是制造了他与她相遇的一次次,就是让她爱上了他。

    水晶鞋不大不小,很合脚,是那种低跟的鞋子,也是龙少哲精挑细选出来的一款,虽然她穿高跟的鞋子一定会显得尤其的柔美,可是,他不许,她怀着他们的孩子呢。

    再过上六个月,她就会是准妈妈了,到时候,她这个小酷妈想穿什么鞋就穿什么鞋,他不会再管着她的。

    手臂优雅的抬起,就是那么一个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动作,却能让她瞬间就知道他要做什么,小手立刻的挽上他的,两个人一起走出了酒店的总统套房,既然她不说,那他就替她决定了,去外面吃,也该让儿子呼吸一下外面新鲜的空气了。

    五星级的酒店,绝对够范儿。

    电梯间甚至有迎宾站在那里送给进进出出的客人甜美的微笑。

    看着女人模特般的身材,还有那笑颜,骆离的头皮发麻了起来,手一扳龙少哲的身体,“看这边。”漂亮的女人她可以看,而他呢,自然是不许看的。

    “呵呵……”他笑了,很自然的直视着前方,不看那迎宾女,也不看她指向的那一边,大大方方的进了电梯,手一环她的身体,让她舒服的靠在他的身上,“吃醋了?”

    “你才吃醋了呢。”骆离决定一会儿下楼的时候一定找个混血之类的美男好好的一望二望三望四望,望着的时候还要柔情似水眼睛放着电,这样,才能与龙少哲扳回一局,想着,顿时心情都舒畅了起来,让龙少哲不由得看着心里发毛。

    拥着她站在一起,电梯壁上显示着两个人拥在一起的画面,他穿着与她同样颜色的湖蓝色西装,正式的象是要去参加什么盛大的宴会一样,是的,他连颜色这样的小细节都为她考虑的十分的周全,那样子,分明就是情侣装。

    静静的看着对面壁上的两个人的身影,她的心软软的,柔柔的,泛着无尽的甜蜜。

    “叮”,电梯停了,酒店的大厅里人并不多,大概是因为早上的关系吧,眼睛一扫,还真没有什么特别帅气的男人,让骆离很是失望。

    可是,没帅气的男人,倒是漂亮的女服务生一个接一个的在眼前晃着,让她真想上前捏住那些女人的唇角,可不可以不要笑得象妖精一样呀,那分明就是在勾`引男人的笑。

    好在,他们很快就出了酒店,大门口,正停着一辆红色的法拉利,车身亮得能映出人的影子来,全新的,擦得尤其的锃亮干净,龙少哲绅士的替她打开了车门,然后,一起弯身坐了进去,居然有司机,骆离一眼看过去,嗯,还过得去,可是比起龙少哲来就差了一截,让她才起的微笑又顿了去,怎么也要比龙少哲强一些吧。

    不知道这是要去哪里吃饭,反正,他带她去哪里她就去哪里,也是这时候,她才知道她居然是跟着他一起到了拉斯维加斯,满大街的英文,她再看不到就是傻子了,想起这个地方最著名的风土人情,她的心一下子提了上去,他带她来这里不会是要赌钱吧?

    又或者是……

    骆离不敢往下想了,安静的靠坐在他的身旁,小鸟依人般的静谧。

    “怎么了,不喜欢这里?”她的安静,让龙少哲微微的担心起来,以为,她又想起了什么呢。“没……没有。”

    “那就好,一会儿想吃什么就点什么,一定别饿着了咱家孩子。”他笑着,果然再不说咱们儿子了。

    “是不是想吃什么就有什么的餐厅呀?”她抿了抿唇,突然间的想要吃南瓜饼了,只不知他带她去的地方有没有中餐。

    “嗯,想吃什么就有什么。”

    “我想吃南瓜饼,我还想喝玉米粥,对了,有没有水晶蒸饺?”这些,她这会儿都想吃了,好象怀孕的女人都这样,想吃什么就恨不得一想起就一口吃到似的。

    听着她一堆的中国式小吃,龙少哲很认真的点了点头,“嗯,有,一定要有,有你这个人在,没有也得有。”说着,先捏了捏她的鼻尖,然后,便拿出了手机在屏幕上写写划划,骆离刚想歪头看过去,他猛的一个转身,直接以身体挡住了她的视线,就是不让她看。

    “小气鬼。”她嘟囔着。

    短线发完了,他也转过了身来,拉斯维加斯是一个看起来很热闹的地方,可是热闹之中又显得尤其的安祥,那是她最为喜欢的一种氛围。

    车,停在了一家中西餐合壁的餐厅前,龙少哲牵着她的手步下了车,餐厅的装修很高档,时尚而不失雅致,徐徐步入时,骆离发现里面并没有什么客人,也许是因为这个时间段的问题吧,早餐不早餐,午餐不午餐,所以,只有服务生进进出出的忙碌着,她有些皱眉,没客人还这样忙?

    餐厅里到处都摆着新鲜的仿佛还凝着露珠的百合花,嗅着那花香,龙少哲拉着她款款而坐在了一袭长款的桌子前,随即,将餐巾体贴的为她摆好,骆离才坐稳,龙少哲的手便一起,于是,优雅的轻音乐便悄然起想,这乐声不是录制的,而是现场直播的,一个小型乐队正在餐厅的一角演奏着一个个的音符。

    嗅着花香,听着现场版的音乐,抬首看向那个男人,他帅得象是希腊神话故事里的男主角,让她痴痴的看着,再也不想移开视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