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屋_御宅屋_自由的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小嫂子,私奔吧 > 正文 第119章 唯美的相挽(二更)
    悠然的醒来,再也不是在那大山里。睍莼璩晓

    没有雨,没有冰冷,只有一室的洁白,骆离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

    所有的意识在瞬间回笼,她微张着唇扫过四周,静静的,一个人影也没有。

    他呢?

    昏睡前她分明看到了龙少哲攴。

    不,那一定不是梦。

    她想坐起来,却在动了一动之后颓然的放弃了,全身都痛,动一下仿佛整具身体都要散架了似的,手背上,输液的针头正静静的将药液一滴一滴的注入进她的血管里,是谁,从那样的大山里把她重新又带回了这样的文明世界?

    是龙少哲吗妃?

    可是,恍惚中她又觉得自己被抱离那山间时,那个抱着她的人又好象不是龙少哲。

    头,开始痛了起来。

    她的手徐徐的落向了小腹,似乎,那小小的凸起还在,似乎,那孩子还在。

    她是真的怀上孩子了吗?

    如今到了医院,应该都清楚了吧,却只有她自己还不能确定。

    “医生……医生……”她用力的喊,手也想要去按下墙上的紧急按铃,可是,却怎么也摸不到那按铃。

    门,就在这时被敲响了,那不高不低的敲门声让骆离心里一喜,“进来。”

    门开了,莫小曼带着审视的神情走了进来,在一眼看到床上的她时,一下子笑开,“骆离,你没事了,是不是?”她冲过来,人蹲在她的床前,一只手紧握住骆离的,仿佛轻了骆离就会突然间的消失一样。

    “没……没事了,莫寻呢?”骆离的目光再次掠到门口,她出了这样的事,莫寻一定很自责吧。

    “哦,他在外面,你这里,不许男生来探视呢,就连我,也是求了好几次才让进来的,骆离,你那个丈夫真是军国主义,哼哼,连我都不想让进来呢。”莫小曼咬牙切齿。

    骆离的心却是倏的下意识的一沉,是叶子墨,那就不是龙少哲救她来这里了。

    失落感顿时升腾在心间,可,她又怎么能够怪到龙少哲呢,呵呵,她是叶子墨的妻子,他也别无他法,是不是?

    她想起了山间的那个龙少哲,她也想起了t市里那个每天左拥右抱的龙少哲,她迷糊了,她不懂了。

    却,无从问起任何人。

    “骆离,你赶紧好起来吧,这样你出去了,他也就不能控制你的人身自由了,骆离,真不懂你为什么要嫁给那么一位大叔呀,大你整整十岁呢,哼哼。”

    “咳咳……”骆离才要说话,猛然发现门前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悄无声息的多了一个人,于是,她轻咳了起来,示意莫小曼不要再说了,因为,叶子墨已经进来了。

    可,莫小曼犹不知死活,“骆离,是不是他逼迫你嫁给他的呀?我听说,他还有一个私生女呢,都四岁了……”

    “子墨,你来了呀。”骆离讪讪的,再也忍不住的打断了莫小曼的话语,因为,她已经看到叶子墨的脸黑得不能再黑了。

    莫小曼在听到骆离的一声‘子墨’的时候,急忙的转首,看到叶子墨时微微的有些不自在,却是不怕死的又道:“他有个私生女,我总没说错吧。”

    “出去。”冷冷的两个字,叶子墨逐人了,而且,射在莫小曼身上的目光仿佛要杀人一样,让她瞬间就不寒而粟了。

    “军伐主义,我根本就没说错。”莫小曼冷哼着,不屑着,就是不想出去。

    “小曼,你先出去,我和子墨有话要说。”骆离在这一刻却是出奇的冷静了,该来的,总要来的,她现在已经在医院了,还是在叶子墨的照顾之下,那么,若是她真的怀了龙少哲的孩子,他不可能不知道的,一切,说清楚了也好,可也是这一刻,她的心又一次的犹疑了,若叶子墨问她要不要这孩子的时候,她要怎么回答?

    “骆离,你真是软弱。”眼见着当事人自己都不急了,她在这里皇帝不急太监急也没意思,再说了,叶子墨那眼光也忒是吓人了,莫小曼这才慢吞吞的走向病房的门,在与叶子墨擦肩而过的时候,还不忘狠狠的瞪他一眼,反正,她就是不信他一个大男人还是一个军人会打自己。

    叶子墨无视了,仿佛没有看见一样,在莫小曼的身形踏出病房的那一瞬,飞快的以脚后跟轻轻一磕那门,门便轻轻的合上了,病房里的空气一下子沉闷了起来,他大步的朝着骆离走去,高大的身形笼罩着病床上娇小的骆离,然后,目光灼灼的盯着骆离,一动不动。

    两个人对视着,骆离知道他是在生气,可,一切已经发生了,她连逃避都不可能了,“子墨,对不起。”

    “两个多月了,你竟然怀了别人的孩子两个多月了,说吧,要还是不要?”

    骆离的心一跳,骤然的抬首,“子墨,你再说一遍,孩子多久了?”两个多月吗?如果是两个多月,那这孩子就不是龙少哲的,而是……

    天,她的脑袋轰轰欲裂,她要疯了,她只觉天好象要塌下来一样,眼前的一切都在晃动,床,地板,天花板,甚至包括她面前的男人叶子墨。

    “两个多月。”一字一顿,叶子墨的语气很笃定。

    “呵呵……”骆离突然间笑了,只是,她的笑比哭还难看,眼角,隐隐的都是泪花,这孩子居然不是龙少哲的,“叶子墨,我要谢谢你妈妈。”她说完,一伸手就拔下了输液的针头,手背上顿时有血流了出来,她也不管,径直的就移身而下了床,穿着拖鞋就奔出了病房,宽大的病号服罩在身上,苍白的脸色在走廊里是那么的惹眼,可,只走了几步,骆离就被人拦住了,叶子墨冷冷的声音在身后骤然响起,“看住她,哪也不许去,还有,从现在开始,不许任何人来看她。”他边说着边朝她大步走来。

    骆离静静的站在原地,直到叶子墨一倾身抱起了她,她才猛的转头,小脸埋在他的怀里,泪水无声的却是肆意的横流,她听着自己的心跳,听着叶子墨沉稳的脚步声,越发的觉得自己对不住他了,她怀了别人的孩子,他居然还要救她,让她死了算了,她居然怀了一个不认识的坏男人的孩子,还是,拜他妈妈所赐。

    不要说这一切跟陆美姿无关,就是陆美姿害了她的。但这一刻,说那些又有什么用呢。

    骆离哭了,哭得昏天暗地,哭得这世界只剩下了黑暗,她如木偶一样的任人摆布,先是被叶子墨轻轻放在了床上,再盖好了被子,随后,护士进来了,输液重新扎在她的手背上,药液开始重新注入她的血管里,眼睛空洞的盯看着头顶的天花板,这孩子不是龙少哲的,呵呵,不是的。

    病房里安静了下来,叶子墨重又停在她的床前,“孩子要还是不要,你自己决定,决定了给我电`话,我安排一切。”说完,他替她掖了掖脖子下的被头,然后,拿起了桌子上的遥控器摁开了电`话,这才转身走出了病房,徒留她一个人静静的躺在病床上。

    病房里终于有了声音,却不是任何人的,只是电视里发出的声音,那些声音刺耳的让她想捂住耳朵,却懒怠去动,依然如木偶一样的静静的躺在那里。

    很快的,有看护进来了,应该是叶子墨的吩咐吧,不然,以她现在的样子是根本不会管顾自己的输液了,药液没了都不会知道的。

    看护在守着她的输液,然后,闲着的时候就转动了电视的频道,眼看着半个小时过去了,看护道:“太太,要不要吃点粥?”

    骆离依然看着天花板,充耳不闻。

    看护叹息了一声,也不催她,继续的看着电视,倒是很悠闲。

    一整天,骆离什么也没吃,好在输液里有营养液,但是,那些怎么代替不了真正的食物。

    天黑了,病房里只有她和看护两个人,她静静的躺着,看护看着她的电视,两个人各不相干,谁也不说话。

    时间,走得是那么的缓慢,缓慢的揪着骆离的心,她真想这一刻自己死了算了。

    她居然怀了一个陌生男人的孩子。

    没有泪,在听到孩子是两个多月时,骆离的思维已经有些迟钝了,更多的时候只是发着呆。

    突的,电视画面热闹了起来,开始,骆离还没在意,但是很快的,她被看护的一声‘真漂亮’给吸引了过去。

    其实,‘真漂亮’并没有什么,只是,看护这一声惊诧实在是太大声了,于是,骆离自然而然的就转过了头。

    可是,这一看,她的头再也转不回去了。

    电视屏幕上,穿着一袭红色晚礼服的女子甜美的笑着,女孩很美,笑着的时候脸颊上露出两个漂亮的小酒窝,还有两排整齐的牙齿,其实这些都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女孩那张脸,骆离认识。

    女孩是苏念念,而苏念念的手臂正挽着的,不是别人,正是一身深蓝色西装的龙少哲,他的表情淡然,不拘言笑,一双黑亮的眼睛仿佛在睥睨天下搬的扫过他周遭的人和物,转而,由着苏念念挽紧了他的手臂,不疾不徐的朝着前面的人群中走去。

    “各位观众朋友们,大家晚上好,正在直播的是本市叶氏的执行总裁龙少哲与其未婚妻的订婚宴,场面高雅而感人,龙先生的未婚妻苏小姐是……”

    骆离已经听不进去了,那个主播后面说了什么她一个字也没听到,只是呆呆的怔怔的,甚至于带着点贪婪的盯看着电视屏幕上的那个男子,可,也就是那么半分钟左右的时间,屏幕上的节目便转换成了另一个,只徒留她的眼神依然的停在电视屏幕上,居然忘记了移开。

    他订婚了。

    呵呵,真的和苏念念订婚了。

    苏念念今天真美,那身红色的晚礼服很衬她,怪不得看护会惊呼说‘真漂亮’呢,的确是够漂亮的了。

    骆离不停的回想着刚刚苏念念和龙少哲走在一起时的画面,画面唯美而温馨,他们很相配,就象那个现场主播所说的那样,他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太太,要不要吃点东西?”看护似乎是觉察到了她的不对,已经转过身来轻轻的询问起骆离。

    看护以为骆离还会说不想吃什么的,但是这一次,意外发生了,骆离居然是轻轻的点了点头,“嗯,我想吃水晶蒸饺,好象在xx街上有卖,你能去帮我买一份吗?”带着渴望的说过,唇还微舔了一下唇角,似乎,是真的饿坏了也真的想吃那东西了。

    看护于是笑了笑,“好,那我去给你买,顺便多买一份,我也尝尝是不是真的有你说的那么好吃。”

    骆离点头,“快去吧,谢谢你。”

    于是,看护起身换下了护士服去了趟洗手间就匆匆的出去了。

    不得不说,看护很乖很听话。

    就在门关上的那一刻,骆离徐徐的从床上坐起,天已经黑透了,输液也早就输完了,其实那输液里她都不知道打得是什么药,消炎的还是安胎的?

    她是受了伤,身上该敷药的已经敷药了,但是那些擦伤真的没什么的。

    但是,应该也不是安胎的吧,叶子墨怎么会那么好心呢。

    叶子墨现在是恨死她了。

    可,她又要去恨谁呢?

    恨小佳佳拿给了她巧克力吗?

    骆离跳下了床,迅速的拿过了看护的护士服,然后穿在身上,大小还好,略略的有一点点的肥,但是无关紧要,只要能穿就好。

    骆离将长发也藏在了护士专用的护士帽里,进了洗手间对着镜子一照,那里面的她还真的象是一个护士了。

    洗了把脸,骆离悄悄的推开了病房的门,目测外面有两个人守着,左边一个,右边一个,骆离没有急着出去,而是,在寻找着机会,她不想与那两个人发生冲突。

    耐心,一定要有耐心。

    大约等了有五分钟左右,两个人中的其中一个拿了根烟,然后去吸烟室吸烟去了。

    于是,就在另一个转身随意的看向某处的时候,骆离的身形一闪,骤然的冲出病房,再迅速小心翼翼的带上了病房的房门,而后则是微微的低着头,迈着方步,不疾不徐的朝着电梯间走去,骆离走上第三步的时候,那个转过头的男子已经转了回来,目光随意的扫了一眼骆离,因着骆离身上的护士服,他也就只看了一眼目光便移开了,在医院里呆久了,这样的护士看得太多了,已经没啥感觉了吧。

    骆离的脚步依旧不疾不徐,很快就到了电梯间,按下了向下的电梯箭头,进去,电梯门合上时,她才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却依然是垂着头,也小心的避着电梯里的监控摄像头,万一被发现了,她也不希望叶子墨一下子找到她,她只想给自己一个独处的不再任何人监视之下的空间。手机关机,口袋里只有几十块钱,原谅她,她是拿了看护的钱,但是她没办法不拿看护的钱,不然,如何出门呢?

    顺顺利利的出了医院大门,随手拦了一辆的士,骆离跳上去,报上了苏念念和龙少哲现在所在的那家酒店。

    去看看,一定要去看看。

    心死也要死得彻底。

    计程车开得不快也不慢,不得不说,t市的夜景真美,不住倒过的霓虹把这样的夜衬着如梦似幻一般的不真实。

    车子停下来的时候,眼前,是富丽堂皇的t市最著名的酒店,而现在在酒店的最底层正在举行着龙少哲和苏念念的订婚宴。

    骆离跳下车,迎面的巨型广告上龙少哲和苏念念正手牵手的奔跑在沙滩上,苏念念的笑很美很灿烂。

    看到苏念念那样灿烂的笑容,骆离的心不由得苦涩了,为自己,更为骆轩,骆轩,他也知道了吧?

    她轻轻的,一步一步的朝着酒店的大厅门前走去,所经,是三三两两的人潮,差不多每个人都在议论着酒店里的那场订婚宴。

    骆离走到了门前,却被门前的工作人员拦了下来,“小姐,请出示请柬。”

    她没有。

    “我想住酒店。”心思一转,她低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