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屋_御宅屋_自由的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小嫂子,私奔吧 > 正文 第117章 腿间的血色
    依着感觉,骆离回首,她想,只要往回走就好了,可是回头了才发现,似乎哪里都象是来时的路,雨还在缠绵的下着,不大不小,湿了她的全身,让她禁不住的瑟缩起来,很冷。睍莼璩晓

    刚刚,她真的是着了魔了,居然一走就走了这么久,“莫寻……莫小曼……”心慌了,她扯着嗓子高声的喊到。

    其实,若是没有雨,她的喊声真的可以传达到很远真的可以让莫寻莫小曼听到的,但是,因着这雨,她的声音怎么也穿不透那雨雾,只有回音零散的飘散在她的耳鼓间,喊了一声又一声,都没有任何的回应。

    骆离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她得停下来,因为,有可能越走越远,这样停下来,也许莫寻和莫小曼很快就能找过来了。

    可是,她却不知道,她的失踪根本没人发现呢,因为,莫小曼在她出去之后很快就睡着了,而莫寻没有跟她一个帐篷,自然也不知道她不见了攴。

    骆离在原地足足等了有一个多小时了,她不停的搓着手,人也站在一株老树下,让自己尽可能的少淋些雨,但是,身上还是早就透湿了。

    手机,一点信号都没有。

    四周,一片暗黑,雨声里偶尔会夹杂着低低的弱弱的虫鸣鸟叫的声音,却让这雨夜更加给人毛骨悚然的感觉屣。

    骆离渐渐的只觉浑身都泛起了鸡皮疙瘩,总是觉得这周遭正有野兽在紧盯着自己,似乎自己随时都有可能被撕烂的感觉。

    骆离开着了手机,没有信号也开着,时时的关注着那上面的信号变化,只要有半个格的信号,她就会试着拨出去,可是没用,这大山太深了,她怎么也拨不出去。

    冷,除了就是冷,再呆在这里,她觉得自己会发疯的。

    进山的时候,那个领队的向导说了,说这一片山的附近正在开凿隧道,隧道贯通一条铁路,现在,正在加班加点的开凿,白天偶尔还能听到那边传来的爆炸的声音,似乎,也并不是很远。

    她侧耳倾听着,仔细的想在暗夜的雨中听到一丁点的远处的爆炸的声音,这样,她就会有安全感了,到了有人迹的地方,她就不怕了。

    听了再听,大约过了十几分钟后,透过那如锦缎般的雨雾,她真的听到了爆炸的声音,其实,也挺大的声音,估摸着离这里最多也就两三个山头。

    骆离抬腿就朝着那个方向而去,只想着赶紧看到活生生的人,那她也就踏实了。

    不然,在这山里她真的很害怕很害怕。

    骆离走得很急切,只为,她是真的感觉到了怕。

    但是,每走一步,手都是下意识的放在小腹上,那里,若是真的有了一个小生命,那就是她的生命的延续。

    她要做母亲了吗?

    骆离又开始了胡思乱想,她突然间又觉得若是真的有了孩子,即便龙少哲不想要,即便叶子墨不可能要,但是,她可以自己生下来自己养活着长大。

    她喜欢小孩子,自己生的就更加喜欢了,那是自己生命的延续呢。

    而且,还是那个男人的。

    是的,这一刻,她就是把这个还不能十分确定会怀的孩子归到了龙少哲的身上。

    那个,她曾经很喜欢很爱的男人。

    若是他的孩子,她想生下来了。

    他不要,她也要生。

    就那么的一边走一边想,再一边去聆听着远处时而会响起的爆炸声。

    爆炸应该是在山洞间进行的,所以,声音很沉闷,但是,越听声音却是越大,让她忍不住的开心雀跃起来,手机开着,借着那微微的光亮让自己的脚步也可以走得快些再快些。

    其实,她是害怕的,但是,越是害怕才走的越是快。

    “叮……”短信的声音。

    骆离低头看过去,是垃圾短信,却让她还是一下子欣喜了起来,有信号了,她急忙打给莫寻打给莫小曼,可是回应她的却都是你所拨打的手机已关机。

    是的,山里没有信号,所以,他们的手机都关了机,就是她的也是一样的,若不是才发现自己迷路了,她的手机也是关机的,只是,她一直有个习惯,不管走到哪里,手机都会揣在身上。

    真的有信号了,骆离又听到了一声爆炸声,心里在揣测着,也许是因为在那个施工现场的附近吧,那附近只要有移动基站,那么,她的手机有信号就很正常了。

    心,兴奋了起来,这样,她就不怕了。

    却是在这时,雨势渐大了起来。

    滂沱的雨水洒落在身上,骆离根本看不清山里的路了,只能凭借着刚刚听到的爆炸声的方向朝着那里一步一步的挪动着身体。

    很冷很累很饿,她觉得自己要死了。

    可,落在小腹上的手却从没有移开过,那底下,就是那款小巧的手机,手机是干爽的,被她的身体遮挡着雨水,只为,那是她现在唯一的希望。

    骆离发誓,以后这辈子都不会再进来这样的深山里了,这一次的恐惧会让她牢记一辈子。

    快走出去,快走到有人迹的地方。

    那信念她让坚持着,其实在打不通莫寻和莫小曼的手机的时候,她也曾想过去打叶子墨的,可是这时候她打过去又能有什么用呢?

    远水救不了近火,叶子墨飞不来的,而她,突然间又不想要去麻烦他了。

    她跟他的关系一直都是古怪着的,象是夫妻,又不象是夫妻,可是,他现在照顾着靳兰却也是事实。

    她不懂他,一点也不懂他的。

    爆炸的声音真的离她越来越近了,那些工人真的很敬业,这样的雨天这样的夜也没有停下来工作,又或者,是真的很赶时间吧。

    原来,一条铁路的通车所要耗费的是这样的艰苦。

    近了,越来越近了。

    骆离欣喜了起来。

    可,就在这时,脚下突的一滑,骆离条件反射的就去抓一旁的大树的枝枝杈杈,她抓到了,却只抓到了一片叶子,那片叶子根本承受不了她身体的重量,“啊……”叶子断了,骆离整个人摔倒在草丛中,沿着那徒坡飞快的往下滚去,“啊……”她惊叫,真想下面的坡地遇到灌木丛什么的,即便是撞到了自己的身体也好过这样一直的滚下去,但是,她滚下去的那个方向除了草就是草,居然,没有让她遇到任何的树木和灌木丛。

    翻滚的速度,让骆离的头晕了起来,拼命抓住的草也如同那片舍弃她的叶子一样,总也撑不住她身体的重量。不知道滚下了多远,直到“嘭”的一声闷响,当她感觉到头痛了起来,又有一股子粘稠的液体沿着额头滑落的时候,她的意识已经有些不清晰了。

    “莫寻……”那是她能想到的唯一可以救她的人,因为,莫寻是离她最近的一个人,手,下意识的按下了手机上的快捷键,不管是哪个键子,只要按下就好。

    迷迷糊糊的,她似乎听到了手机铃声,“你是我的玫瑰你是我的花……”

    那铃声是那么的熟悉,让她仿佛如入梦了一般的微微笑开,甚至,忘记了身体的疼痛。

    手机,一直在手里,她就听着那铃声,轻轻的喃喃着,“少哲,救我……救我……”连骆离自己都不知道,她喃叫着的居然从莫寻而不知不觉的变成了少哲,只为,那熟悉的手机铃声,那个让她想念了许久许久的手机铃声。

    雨夜,其实是宁静的。

    山里的雨夜,更是隔外的宁静。

    龙少哲正坐在施工指挥部的现场查看着施工进度,突的,手机响了起来,山里的信号不好,不过,他这附近却是不错的,因为,他专门请人在这附近安装了移动基站。

    一个熟悉的名字跃然眼底。

    离。

    一个字,让他的心头骤然一跳,离开t市两个月了,他遵照约定再没有去联络过她,而她,也从来没有打过电`话给他,这好象是骆离第一次主动的打给他。

    不对,他突然间想起来了,这两天已经没有她的消息了,因为前几天强子告诉他说她进山了,写生。

    龙少哲的眼皮没来由的跳了一下,手指几乎就在那瞬间“扑”的按了下去,“骆离,你在哪儿?”

    “少哲……救我……救我……”她是不是在做梦?骆离觉得她好象听到了龙少哲的声音,很真切,很真实,却,又好象是在梦中一样。

    “骆离,你在哪儿?”他急切的问,已经听出了她声音里的虚弱,似乎,是发生了什么事儿,是的,她一声声的‘救我’,分明就是发生了什么事,他真是脑袋秀逗了,听见了她的声音他连思维都要短路了。

    “山……山里……爆炸……工地……工地……”骆离断断续续的喊着,她却不知道,其实,老天爷好象是故意的专门的制造了这一场雨,专门的来让她与那个男人来一次小别后的相聚,只是,状况有些惨烈了些。

    龙少哲的脑子终于恢复如常,也敏锐了起来,强子说了,她进山的方向就在他所在工地的附近。

    而骆离才说出的话,让他突然间的一喜一忧,喜的是她很有可能就在他这里附近,忧得是外面正下着雨,“骆离,手机开着,一直开着,别睡觉,我去接你,马上就去。”龙少哲动作利落的一伸手就拿起了一旁的背包,那里面什么都有,那是他每次外出都会背在身上的,同时,扯了一件雨衣披在身上,只用了不到半分钟的时间,整个人已经整装完毕的冲进了雨雾中。

    手里的手机一直都在耳朵上,手机是不怕水的那种,所以,他很放心,电也很足,不足也不怕,身上的背包里还有一块充满了电的电池。

    手机里,骆离已经没了声音,他一边走一边道:“骆离,描述一下你所在的地方的情况,比如,树多不多?石头多不多?”这附近的地势他还是比较熟悉的,他相信只要她一说,他一准会猜到是哪里,毕竟,他跟着施工队已经两个月了,苦行僧一样的日子,一是为了这个工程的进度比较紧急,二是为了可以熬过去那三个月,其实现在已经过了两个多月了,本想着这几天就回去,然后着手把自己和苏念念的婚给订了,却不曾想,居然让他在这大山里遇到了她。

    其实,这几天他也想过要去翻过一座座的山去见她,可是,每每一想到她是自己的小嫂子,他又觉得自己见她不对也不好,就等她离婚吧,都已经等了那么久了,真的不差这十天半月的了,却不曾想,老天居然就把她送来了。

    只希望她不要有什么事才好。

    “都是草丛,树不多,隔十几米才有一棵树的样子,石头也不多。”不过她现在就倚着一块石头呢,就是这石头才阻住了她下滑的势头,所以,虽然说这石头撞伤了她的头,但是,她却还是很感激的,刚刚她试着动了动,腿应该是擦伤了,动一下疼得她倒抽了一口气。

    龙少哲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呆在那别动,我马上到。”他知道那地方,听着她的声音好象是受伤了,他也不问是哪里伤了,只是一边飞走一边道:“傻丫头,怎么一个人跑出来这么远?”

    “龙……龙少哲,你真的在这附近?”龙少哲问了这么多,骆离这会儿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他应该是在这里附近的。

    “嗯,我来这里两个月了,跟踪这边工程的进度。”

    “你……你知道我进山了?”骆离忘记了痛,也忘记了问他为什么要进山来跟踪这工程了,只是惊诧的问道。

    “这……这个……嗯,我猜的。”好面子的龙少哲一下子收了口,总不能跟她说,其实他一直让强子每天汇报她的情况吧。

    身上的痛让骆离根本没有精力去分析龙少哲才说过的话的深刻含义,但是心却是欣喜的,原来,他也在这大山中,他竟然离自己是这样的近,可是,很快的,她又有点懵了,“龙少哲,你在这里两个月了?”那t市的那个呢?那个一天换一个女人的龙少哲呢?她的眼睛可没瞎,她是亲眼所见那个男人软玉温香的搂着一个又一个的女人了。

    龙少哲苦笑了,这要他怎么解释?可与叶子墨的约定他还不能说,天下着雨,他往她所形容的那个方向走去,那个山坡当地人叫它万蛇山,蛇很多,有毒的没毒的,超多的蛇,只希望这雨天那些蛇都乖乖的呆在自己的洞穴里没出来,不然骆离她……

    龙少哲的心绷得紧紧的,“骆离,我唱歌给你听吧……”说出口的时候,他自己的牙都要酸倒了,居然会想到这个办法,却,也是他能想到的唯一的办法。因为,她才说话的声音已经明显的越来越小了,似乎很虚弱很虚弱。

    她受伤了,很疼很难过。

    “嗯……”她轻声的应,只一声,却又仿佛在隐忍着巨大的痛苦一样。

    龙少哲轻声的吟唱了起来,那是一首经典的爱情老歌:《听说爱情曾回来过》。

    他没想煽情,只想她可以听到,听到他的声音,然后,坚持住,一直坚持到他赶到她的身边。

    在朋友那儿听说,

    知心的你曾回来过,

    想请他替我向你问候,

    只为了怕见了说不出口。

    你对以往的感触还多不多,

    曾让我心碎的你,

    我依然深爱着。

    ……

    沙哑的歌声响在耳际,骆离的心忽而清醒着忽而迷糊的,她觉得自己好象要睡着了一样,但是,那歌声就是牵引着她想听下去,一直一直的听下去。

    那条路,很长很长,可是,又很短很短,对于熟悉地形的龙少哲来说,他只用了二十几分钟的时间就走到了那个山坡的坡顶,当看到坡底那微微的亮光的时候,他兴奋的高喊了一声,“骆离……”也是在这时,骆离的手机“咔”的灭了,电,没了。

    “骆离……”龙少哲慌了,乱了,歌声早就停了,看不见听不见她声音的感觉真的只让他担心牵挂。

    山坡很徒,几乎呈六十度角,所以,骆离在滚下去的时候才一直的止不住下滚的势头,直到撞到了那块石头。

    那徒直,让龙少哲的速度也无法加快,快了,他怕自己一个不小心便如骆离那般滚下去,到时候,两个人一起伤了就麻烦了。

    他倒不怕没人来救自己,但是,这样会拖延时间,此时的他很担心下面的那个人儿。

    “骆离……”他尽可能快的移动着下坡的脚步,同时,也在喊着她的名字,一遍又一遍,却,怎么也听不到她的回应,这让他不由得紧张了。

    距离刚刚她的手机亮起的地方越来越近了,“骆离……骆离……”龙少哲加大了嗓门,他喊了这么多声,但是那个女人一直都没有回应,这么近了,居然还没有回应,他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却努力的让自己的声音多一点温情和平静。

    不,不会有事的,之前她不是一直在跟他通着电`话吗?

    “少哲……”终于,他听到了低低的一声轻唤,低的,若不是他仔细听,若不是雨势小了些,他还真的听不到。

    “骆离,我来了,我来了。”急忙的奔着她的声音而去,他急切的恨不得把三步并作两步,可是这样的陡坡,最怕的就是大步,因为,一旦大步就很有可能收不住脚步而直冲下去……

    一个不稳,龙少哲差一点就要摔倒了,好在,他的平衡感很好很强,及时的稳住了自己的身形,深吸了一口气,这才几步冲到了骆离的身前,手机的光亮,让他第一时间就看到了她的小脸,苍白而无血色,那亮光让骆离睁开了眼睛,小手轻轻的抬起,“少哲……”只一眼,骆离就再也坚持不住了,其实,她一直想睡,很想睡,终于见到他了,这一刻的她终于放松了,也真的昏睡了过去。

    但是,看在龙少哲的眼里却不是这样的了,一只手急忙的探到她的鼻息间,当确定那里是温热着的时候,他才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然后,迅速的从身上的背包里找到手电筒,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遍骆离身上的伤,应该都是皮外伤,但是,她腿间的血却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天,那里怎么会流血?

    月经来了?

    臭丫头,不会用卫生棉吗?

    却也来不及想这些,一弯身,龙少哲就抱起了她,怕她疼了,所以,他不敢把她背在背上,那样,她会疼的。

    只是环抱着她,然后一步一步尽可能快的朝着坡顶走去。

    雨,渐渐的小了。

    只淅沥的落在草丛中,泛着浓浓的湿意。

    以为,还要几天才能见到她,却不曾想,一场雨竟然把她送到了自己的身边,这是天意吧。

    龙少哲不想忍了,柔柔的抱在怀里,轻声的低喃,“离,别怕,我来了,不会有事的,什么都会好起来的。”

    怀里的女人仿佛是感受到了他的温情似的,下意识的往他的怀里柔蹭着,口中也呢喃着,“痛,孩子……孩子……”

    她的声音很小很小,但是,龙少哲还是听到了,迷糊的低头看着她的小脸,听着她一声声的喊着“孩子……孩子……”

    蓦的,龙少哲的眸光一凛,低头看向了她的腿间,“骆离,你没来月经对不对?”

    心,在这一刻狂跳了起来。

    谢谢xxj999亲提起的那首歌,很喜欢,就写在了这一章里,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