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海琼惊了一下,“什么?”

    伴随着她这句话的,是是一道风一般的身影。

    伸手把顾海琼往旁边推了下。

    他弯腰,另一只手已经掐到了刚才顾海琼身后树梢上翘过来的小蛇七寸处!

    一条小青蛇。

    被韦昌的手铁钳般的捏着。

    挣扎了两下,慢慢的动弹不得,没了气息!

    顾海琼和周村长被吓了一跳。

    特别是顾海琼,刚才这蛇可就在自己的身子后头啊。

    照着这个高度看下来。

    如果自己不被韦昌推那一下,由着那蛇继续伸着头往下……

    方向刚好是她的脖颈处!

    如果这么一下子咬下去,刚好咬到哪条血管或是动脉什么的。

    顾海琼想想都觉得一阵阵的后怕。

    不寒而栗!

    她要是出了什么意外,钱什么的都是身外物。

    可是她的孩子呢?!

    四个孩子,她哪一个都不放心!

    一侧,周村长也被吓了一跳,脸都白了。

    他看看被韦昌捏死在手里头的小蛇,一阵阵的后怕!

    万一,顾小姐在他这里出事?

    他这浑身是嘴都说不清楚啊。

    而且,他想到之前顾海琼拒绝他的理由,是自己坚持着请她过来看看的。

    这,顾小姐心里头不会多想吧?

    “顾小姐,我,我真是不知道,我没想过会这样的……”

    周姓村长觉得自己都要哭了。

    他就是想着有这么个机会,能给自家村子里头的人尽量多谋点福利。

    要是这处空着的屋子能租出去。

    不是村子里头每年又多出一份进项么?

    可是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结果……

    顾海琼觉得自己腿有点软。

    她嘴唇掀了掀,却只是对着村长摆了下手,“有什么事情出去说。”

    一扭头。

    就看到韦昌手里竟然还提着那条小蛇呢。

    把她看的腿一软!

    差点一个踉跄摔下地。

    幸好她身侧马三及时扶了她一下,“顾小姐。”

    一脸的担忧,“顾小姐你没事吧?你别怕,那蛇被韦昌给捏死了。”

    他也没想到韦昌竟然有这样的身手!

    这几天韦昌跟在自己身边,很少说话,存在感都有点低。

    以至于他觉得这就是一个老板家的亲戚或是啥的,过来这里找份工作。

    直到刚才,他看着韦昌窜出去,推人,捏蛇。

    这一连串的动作,看的马三都有点傻眼:

    这人,到底什么身份?

    怎么能有这么厉害的身手啊。

    他心里头嘀咕着,可他和韦昌也不怎么熟悉,不过就是这几天的相处罢了。

    哪里好问这些私人的问题?

    再说,现在也不是说话的地点……

    几个人走出来。

    远远的离开那处空地。

    阳光照射在身上。

    顾海琼拍了拍胸口,才觉得自己身上好像活了过来。

    刚才在那一瞬间真的是全身冰凉!

    “顾小姐,这个东西怎么办?”

    耳边想起韦昌的声音。

    顾海琼微怔,什么东西?

    一扭头。

    她就看到韦昌正晃着手里头的小蛇,对着她递过来呢。

    把她给吓了一跳。

    想也不想的往后退,“拿走拿走,赶紧丢了啊。”

    前后两世,她最怕的就是蛇!

    韦昌回头看了眼手里头的蛇,再看看顾海琼一脸的变色,忍不住出声解释道,

    “你不用担心,这蛇它是没有毒的。”

    “而且这只是咱们寻常家里最为普通的蛇,不少地方都叫它看家蛇呢。”

    如果不是刚才情况紧急。

    他又一时没看情是什么蛇,自己说不定就会留这蛇一命了呢。

    顾海琼,“……”

    她点点头,“行行,管它什么蛇,你能先把这东西给处理了,别让我看到它吗?”

    “……”

    韦昌自打见过顾海琼第一面,就觉得这位沈旅长的爱人是个沉稳,淡定的。

    可是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却是犯起了孩子气。

    不过女人嘛,胆子小,怕蛇也是应该。

    他笑着点点头,“那顾小姐稍等,我把它送的远一些。”

    等到韦昌提着蛇走远。

    顾海琼才敢扭头朝着他那边看了一眼。

    然后,飞快的收回眸。

    她看着一脸紧张,忐忑不安的周村长,叹了口气正想开口呢。

    周姓村长却是抢在前头开了口,“顾小姐,这事儿是我的不对,我不应该没在清理安全之前让你进去,这也幸好是没事,不然的话……”他摇摇头,脸上是全然的担心和自责,“让顾小姐受了这么一场惊吓,实在对不住。”

    这一刻,心里头隐隐自责以及担心后怕的村长都不好意思再提房子的事情!

    还是韦昌走了过来。

    他看看顾海琼,再看看周姓村长,“这处屋子倒是挺多的,里头的炕也有,稍微收拾下倒是能住人。”

    “可是,这里有蛇……”

    虽然刚才韦昌说这蛇没毒。

    可是谁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啊。

    万一韦昌看错了呢?

    而且,可不是人人都有韦昌这么好的身手,一下子就能捏死一条小蛇!

    “咱们住在这里的可都是员工,普通人。”

    到时侯再被吓出个好坏的来?

    顾海琼也是这样想的。

    不过,她却是看了眼韦昌,想了想,还是决定问一下,

    “韦昌你怎么说?”

    “收拾一下完全可以住,到时侯洒些驱蛇驱虫药,肯定不会有事的。”

    韦昌看着顾海琼,神色认真,“而且这里离着工厂近,方便。”

    这些的确是优点……

    另一侧,村长听着三个人的话,特别是听了韦昌的话之后。

    经过刚才那一吓而成死灰的心悄悄的在复燃。

    他想也不想的点头道,“顾小姐,韦先生,马三兄弟,如果你们真的考虑这里的话,我回头立马让人来这里清理,草拔掉,连院子我都铺上青砖,再有屋子那些炕,还有屋子的各各角角落落,都洒药。”

    “院子重新修,大门换新的!”

    “屋顶,墙面啥的,全部重新弄。”

    周姓村长的脸色很是诚恳,“至于价格方面,如果你们能签五年的合同,我们直接免半年的费用!”

    为了能给自己村子里头多一份进项。

    周姓村长也是豁出去了。

    他是真的拿出了自己以及他们村子里头人能尽的最大的诚意、善意!

    顾海琼的眼中闪过一抹沉吟。

    最后,蓦的,她把眼神落在韦昌身上,“韦昌,这事儿你拿主意。”

    ------题外话------

    爆更。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