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屋_御宅屋_自由的小说阅读网 > 网游小说 > 决战白日门 > 正文卷 第二百六十六章 决战雪原
    郗风被火影的掌力一吸,身子登时如同断线的纸鸢一般飘了过去。

    火影更不失时机,眼瞧着郗风落至身前,当即便是一招莲月剑法。

    郗风没有兵刃,无法抵挡,也知道一旦到了近处,必然是有死无生。当下一咬牙,拼了个死中求生,待身子落地,立时便用了一招“异形换位”。霹雷巨剑的锋刃正擦着郗风的鞋底而过,立时惊的他出了一身冷汗。

    火影见一招走空,喝了声彩,手中霹雷去势不减,紧随着郗风飘身而近,又使了一招刺杀剑术。

    郗风见他出手如电,哪敢托大近身?当即又异形换位,瞬步退了丈余。

    如此三招过后,火影笑道:“你这哪里是比武,分明是在逃命吧!”

    不待郗风回答,南宫苒抢先说道:“我姐夫赤手空拳,你这么对他很不公平!再说了,你这把宝剑送给了大王,却好意思再讨回去?我瞧你一大把的白胡子,羞也不羞?”

    火影呵呵笑道:“比武较量,强存弱亡,没有什么羞与不羞!我当他是儿子,送他理所当然。如今儿子要来打老子,又另当别论了!小丫头,你若是不服,大可一起上来!”

    南宫苒一撇嘴,说道:“我才不要跟你打呢,除非我头发跟你一样白。”她说着眼珠一转,便转身跑开了。

    郗风道:“我瞧你岁数一大把了,只恐行将就木。我正值血气方刚,让你讨个便宜好了!”说话间,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混元掌拍出。

    火影笑道:“雕虫小技,瞧好了!”话音一落,混元掌力已到了面前。火影忽的探出左手,在空中顺势转了一圈,斜刺里一推掌,但见一名军士立时跌倒。

    郗风一呆,心道:“这下可麻烦了!当日在潘夜城一战,我三叠浪的混元掌都被龙腾引到石狮之上。这老贼是龙腾的师父,多半这‘移花接木’的手段要高过龙腾,这可怎么办?”正思索间,院中白影一闪,火影竟已欺至近前,郗风无奈,只得故技重施,又瞬步退开。

    火影笑道:“我瞧你逃命的本事可真是一流的!这下你可怎么躲?”声音甫毕,登时又用斗转星移将郗风吸至近前,一式莲月剑便向他腰间斩落。

    郗风正欲跃开,陡然间护体的魔光盾却不见了。他是武学高手,凡事先求自立,再拟伤敌,护体真气一散,下意识的便又去运起魔光盾。但是火影剑至腰间,护体真气一提,想要跃开却已然慢了。那莲月剑法速度见长,这一愣之际,已然将郗风推至了鬼门关。郗风哎哟一声,只道护体真气挡不住剑势,自己必然被斩成两段。

    至此千钧一发之际,只听得叮叮当当的数声金属碰撞之声,一柄血色的长剑又自空中飘落。长剑去势不减,划至郗风的胸前,将其棉衣划开了一条裂口,霎时间便飘落出数团棉絮。

    郗风暗道一声侥幸,原来却是龙腾见情势危急,斜刺里也拼杀出一手莲月快剑,将火影的杀招尽数化解。然而他膂力终是不及火影,赤血剑被他一荡,又飞了出去。划开了郗风衣襟之后,仍飘出了七八丈远才落到地上。

    二人赤手空拳,火影更是不惧,他将霹雷在空中虚劈两剑,冲着郗风喝道:“你这小子,好俊的轻功。你叫什么名字?老夫剑下不杀无名之辈!”

    郗风道:“前辈的武功确实让人钦佩。我虽说不是你的对手,但你要想杀死我,却也不易。”

    火影冷笑道:“藏头露尾的,不是好汉!连个名字都不敢说,我劝你还是回家喝奶去吧!”

    郗风大怒:“士可杀不可辱!我告诉你又何妨?某家潘夜城郗家传人,单名一个风字。”

    火影一愣,连忙收了霹雷,双手拄着巨剑,自语道:“潘夜郗家?莫不是郗不扬之子?”

    郗风道:“正是!”

    火影嘿嘿一笑,上下打量郗风一阵,说道:“好的很!久闻潘夜郗家的烈火掌天下无双。老夫早就想领教领教了!老夫当年被尊为中州第一高手,早闻九郡中有个年轻高手叫做郗不扬。老夫一直想与他斗上一斗,看看这天下第一的名号究竟花落谁家。嘿嘿,一直未得其便。”说着,想起了被幽禁在雪原神宫的这些年不由得叹了口气。

    郗风叹息道:“世间不如意事,十常八九。难得前辈抬爱,先父却不能应战了。倘若前辈不弃,小可愿承继先父之志,择日与前辈一较高下。”

    火影双目厉芒激闪,冷喝道:“择日?真是笑话,你们今日已是俎上鱼肉,兼且又是三英雄传人,根本就是我诺玛教联军的头号大敌,你以为老夫会让你们活在世上吗?”话音未落,人影一闪,火影的霹雷攻势已怒涛狂飙疾击而至。

    忽听得南宫苒一声轻喝:“姐夫,快接着!”郗风听得声响,便见南宫苒将断作两截的若水冰晶节杖抛到了身后。他心头窃喜,向后空翻个筋斗,双手一分,便将两段节杖抓在手中。火影的霹雷也顺势跟了进来。

    郗风又武器在手,立时如虎添翼。依着破解龙腾的法门,将左手断杖一横,去封霹雷的攻势,右手挥杖击打火影的左肩。

    但听得当当两声,左手断杖虽说格挡了霹雷之势,但是火影的速度终是快了半筹,利刃在郗风的手背上划过,割出了两寸长的口子。火影剑法之上讨了便宜,脚上的动作也不慢,竟是在电光石火之间抬脚踢开了郗风的右手断杖。

    郗风见左手负伤,不由得心悸,由衷的赞道:“真是好剑法!”

    龙腾伸手夺了郗风的左手断杖,喝道:“老家伙武功深不可测,以你一人之力恐怕不能对付。”当下持着断杖,一左一右的分立于火影两侧。

    火影哈哈大笑,向二人脸上各扫一眼,喝道:“别说你们两个,就是千军万马又有何妨?看招!”他说罢一纵身,已经欺至了龙腾身前,一手烈火剑法便使了出去。

    龙腾知他膂力惊人,生怕断杖再给击落,当下不敢硬接。双足一跨,施展了君临步的功夫,斜刺里走出三步,回头以断杖做剑,一招刺杀剑术直指火影的左肋。

    郗风亦不迟疑,右手呼呼两掌混元掌拍向火影的后心。

    但见火影身子微微一晃,霹雷在龙腾的断杖上一绕,竟已引着断杖刺向了郗风。随后一转身将郗风的掌力一带,又全部引向了龙腾。

    龙郗二人见状,自是吃惊不小,纷纷闪身避过。火影更不迟疑,左手竖掌当胸,拟准了龙腾落地的方位,呼的一掌打了过去。龙腾避无可避,只得险中求生,身子一落,立时使出了“移花接木”的功夫。他本意想引这股掌力去击火影,然而这一掌之威开山断岳,龙腾实在不敢冒险。当下身子一晃,将这股巨力卸了大半,然后又引到了郗风处。饶是如此,这一掌余威,仍是逼的他胸口凝滞,呼吸不畅。

    郗风见龙腾势危,正欲帮手。陡然间却有一股力道自龙腾处击来。他一惊非小,只道龙腾挟私报复,当下瞬步避开,正要破口大骂。

    火影笑道:“好儿子,你这移花接木的功夫还是太嫩了!老子教你的时候,是让你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而不是让你来出卖队友的!”

    郗风一听,不由得在心底暗骂道:“哎哟,这两个混蛋都用什么移花接木,合着最后吃亏的都是我!”

    火影两番强攻龙腾,这一次却一改招式,用斗转星移去抓郗风。他神功奇妙,立时便又将郗风吸至面前,将霹雷举起,正欲一剑刺去。但听得龙腾一声大喝:“拿命来!”火影立时喜道:“来的好!”当下一掌打向郗风,趁着剑在半空,当即跳将起来,反身一划,用了一招翔空剑法。原来他两番进攻龙腾,却都被郗风逼退,他眼光独到,情知郗风攻守兼备,一时难以伤他。当下仗着对龙腾的了解,佯攻郗风,实取龙腾。一见龙腾中计,当即翔空剑法出手。

    龙腾跃在半空,一见之下登时心凉了半截。但见霹雷划向腰间,他哪里还顾得上别的?当下用了毕生功力,在剑招未老之前,硬生生的竖起断杖,去封霹雷的来势。只听得震耳欲聋一声巨响,龙腾便如同被人抛出一般,身子在半空中横着飘出七八丈远,直砸到了围观的众军士才停将下来。霎时间十余名看热闹的军兵便被砸的骨断筋折,口吐鲜血而死。龙腾虽得不死,右侧的袍服被削落一截,右肩的关节也被震脱臼,疼得死去活来。

    再看郗风混元掌击打火影,正与火影一掌对上,立时也被击退了五六丈,瘫倒在地上,呕血升余。南宫苒惊的小脸惨白,抢着将郗风扶起,便已泣不成声了。

    火影一阵狂笑:“儿子终究是敌不过老子,胳膊还能拧的过大腿么?老子这便送你们下地狱!”说着,倒提着霹雷便向郗风走去。

    没走两步,忽听得半空中想起一阵沉闷的号角之声,火影闻之,立时色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