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屋_御宅屋_自由的小说阅读网 > 网游小说 > 决战白日门 > 正文卷 第二百六十三章 雪岭剑圣
    郗风正被龙腾击落了宝剑,怎料到南宫苒会从斜刺里杀出?这一招着实恼了龙腾,但见他剑势凌厉,刃挂红光,郗风与龙腾一同学艺,焉有不识之理?他知道这烈火剑法乃是比奇武林大剑客的压箱底的绝招,似南宫苒这般孱弱之躯中者立毙。只见龙腾面目狰狞,满腹怒火全在这一剑之上,郗风当即瞬步移出,挡到南宫苒面前。不待双足落定,立时又用了一招抗拒之环。

    但听得南宫苒一声惊呼,如同被人推了一下,踉踉跄跄的后退五六步。郗风失了兵刃,又急于救下南宫苒。如此一耽,那霹雷宝剑便挂带着风声落至前额,郗风心头一凛,暗道完了。但觉得脑门之上如同架了只火盆一般燥热难当,斗大的汗珠立时布满了郗风前额,不知是惊的还是热的。

    南宫苒见状,啊呀的一声惨叫,跟着眼前一黑,便昏了过去。郗风亦是心凉了半截,只道此刻有死无生,这一生里的所有事情一股脑的全都涌了上来。但觉得从师学艺、私定终身、交恶龙腾、痛失娇妻以及地宫负伤等事便历历在目。他一念间想到这许多,忽的便觉得南宫燕便在身前向他招手,当下心头大喜,暗道:“燕儿,你是在等我么?为夫的这便来与你相会了。”一想到死后便能见到南宫燕,郗风立时也不觉害怕,反倒多了一丝喜悦。当下双目一闭,只盼着龙腾一剑早些落下来。

    然而苦候时久,终是不觉得痛楚。郗风暗道:“尝闻一个人剑术到了极致,出剑迅捷便不会令人有痛觉。进而对人破腹剜心,斩下头颅也不会令人觉得痛苦。难不成龙腾的武功已然臻入化境?那我这番托大,想要指点于他可真是贻笑大方了!”想归想,但他终是好奇,当下便睁眼观瞧。只见龙腾依旧矗立于前,面目上却没了那股怒气;霹雷巨剑仍是凝于顶梁,那股燥热却也没了。

    龙腾咬牙切齿的说道:“你杀死九妹在前,出言辱我在后,本当一剑杀了,以泄心头之愤。但念在日后的大事未了,今日暂且饶你性命。”

    郗风道:“本想要大王演示武艺,郗某看看能否从旁指点一番。不想大王神功奇妙如斯,郗某这番胆大妄为,可真是笑煞了旁人。”

    龙腾撤回霹雷,冷笑道:“既是如此,直言何妨?再说了,凭你这雕虫小技,有资格指点本王么?”

    郗风笑了笑,说道:“郗某深知大王秉性,若说加以指点,多半会遭到奚落。因此才妄言相激,盼着大王施展神功。”

    龙腾暗道:“这狗才说的倒是不假,他若直言指点,我多半得问问他算老几!”当下将信将疑,便问郗风道:“你会有这么好心?我剑法越高明,你的死期便来的越快!本王不信你会做此等自掘坟墓之事。”

    不待郗风回话,南宫苒轻呻一声,便即醒转。她心中惦着郗风的安慰,甫一醒来,便唤了两声姐夫。但听不到郗风答允,心道他多半已经死了。当下心头一痛,险些又要晕厥。待她从地上起身,立时见到郗风站在一边,当即喜极而泣,飞身便扑到郗风怀里。拥抱良久,她才抽出身来,仔细的看了看郗风,生怕他受了伤。

    其时寒风凛冽,吹的南宫苒秀发凌乱,自脑后向双颊飘起,直欲覆住她的双眼。南宫苒生怕看不到郗风,不住的理着头发,一双妙目珠泪齐滴,似这番如同娇小孱弱之姿,只瞧得郗风心神激荡,几次想揽她入怀。

    南宫苒见他目中饱含柔情,心下道:“他只消待我好,便是让我死了我也愿意。”想到此处,但觉得心头一甜,登时羞红了脸。南宫苒不想让郗风瞧到,低下头去,问道:“你没事吧姐夫?受伤没有?”

    郗风低声道:“我好的很!他不是我的对手的。”

    南宫苒又抬起头,啐道:“你净胡说,瞧你的冷汗都吓出来啦!”说着,从衣襟里扯出一方绣帕,在他额头上拭了拭。

    郗风心道:“我若说是被龙腾附在武器上的火精灵炙烤才出的汗,她指定以为我在吹牛。”但见南宫苒一副爱怜之色,他也不忍令其担惊,当即低声道:“这不是吓的,姐夫哪有这般不济?你刚才护在我身前时怕不怕?”

    南宫苒摇摇头,笑道:“不怕!我听你说他的妻子便是这般被你打死的,让他把我当你的……你的……打死好了,让他报了仇,以后就不为难你了。”她本想说“当作你的妻子给他打死”,但是这话她终是不敢说出口。

    二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没完,可将龙腾恼的不轻。他本来险些打死南宫苒便又些自责,但一见南宫苒醒转后便拥抱着郗风,郗风非但不加阻拦,反而与她柔情蜜意的低语个没完。龙腾本就怨怒郗风横刀夺爱,又怪他无能累死南宫燕,但想到南宫燕新死,郗风便与她妹子在此情意绵绵,当即便认定是郗风移情别恋,才致南宫燕含恨而死。他本就一根死脑筋,一想到此节便觉得是证据确凿,当下冷笑道:“你们两个好的很啊?不妨本王今晚将府邸腾出,让二位就此洞房花烛如何?”

    众军闻言,当即轰然大笑。南宫苒毕竟是个年轻姑娘,她喜欢郗风,纵使心中爱煞,脸皮子总是薄的,听得众人哄笑,更是羞得无地自容。她与龙腾一般,素来爱讨口头便宜,当下又气又恼:“你……这小贼,你放……说八道什么?”她本想骂上龙腾两句,想来想去,终是一句“小贼”用的最熟,至于后面的粗鄙之语更是羞于启齿。

    郗风瞧她粉面通红,当下在她肩上轻轻的拍了拍,说道:“龙腾这人死心眼,你又是女孩儿家,若是跟他吵架,只怕连两个回合都难!你瞧我的!”说着,他信步上前,走到龙腾面前躬身施礼,虔诚说道,“大王这嘴上功夫果真是了得!”

    南宫苒当即抢道:“何止呀!刚刚大王劈我的那一剑也帅的紧呢!对付弱小女流竟至如斯,只怕一般剑客多半也是白给。我瞧大王雄踞雪原,出王入将,单单一个雪原王何以概全?我瞧这嘴上功夫怎么也要搏个‘吵架王’。”

    龙腾暗自发笑,心道:“这小女娃年纪轻轻的不学好,跟着郗风这厮多半学得都是些油嘴滑舌之语。她嘲笑我对她弱质女流用上了极高明的剑法,倘若再跟她唇齿相讥,多半要坐实这个‘吵架王’的称号,我才不上她当呢!”

    郗风斥道:“小妹子不可胡说!雪原王剑法绝伦,举世无双,我可是佩服的很。再者说,他念在你是女流之辈,好男不跟女斗,你怎的还要取笑于他呢!”

    龙腾暗道:“他妈的,我跟你交往这么多年,总算这句话还像是人话。”忽的转念一想,又觉得郗风是在肯定“吵架王”的称谓,当下愠怒,直欲发作。

    南宫苒摆了摆手,辩解道:“哪有啊哪有啊!我说真的佩服的紧呢!呃……我听爹爹说起,武林中人多有雅号,咱们不妨在剑法一道上称大王为‘雪岭剑圣’如何?”

    郗风道:“好是好……只是这个‘圣’字……”

    龙腾呵斥道:“你们两个没完没了了么?一唱一和的,来消遣本王是么?郗风你说,本王适才的剑法有何不妥?”

    郗风道:“妥不妥的自是不知!只是先父因你而亡,又将数十年的功夫尽数传你,你却使用不出,因此你的能力绝非仅此而已。”

    龙腾冷哼道:“你怎知我使用不出!”

    郗风道:“烈火的功夫出自我家,你能用出几何我怎会不知?兼且烈火剑法早已流传海内,虽负盛名,但是各家各派的武学匠人早有破解法门,因此自不畏惧。倒是我烈火神功的内力传到你的身上,实有牛嚼牡丹焚琴煮鹤之意。”

    龙腾不知“牛嚼牡丹”、“焚琴煮鹤”是什么意思,但见郗风神色傲然,当下也知道绝非好话。想要嘲笑两句,却不知从何说起,一瞥眼看到南宫苒后,他却哈的一笑:“什么牛嚼牡丹?牛会吃牡丹花么?我瞧这老牛多半爱嚼嫩草!”

    郗风与南宫苒对视一眼,均是面红耳赤。却听得南宫苒喝道:“真是有辱斯文!牛嚼牡丹的意思是……”

    龙腾斥道:“别跟本王掉书袋,若不好好的说人话,那便请免开尊口。”说完后,他又颇觉不妥,暗道:“我叫她别文绉绉的说话,可我偏生又说什么免开尊口,可巧别让她趁机反驳。”

    郗风道:“我是说你第一次在潘夜城与戴如云对掌落了下风,为何到白日门时却能以一敌四?”

    龙腾道:“那是本王久加习练,功夫日进。”

    郗风又道:“那为何我烈火神功绵延久长,一旦融进剑招,反而却不能连用?”

    龙腾一呆,心道:“我初见义父之时,他的烈火剑法臻入化境,剑术施展开来,四下里全是烈火之影,因此他才落得火影这个绰号。他既然可以,我也能成,听口气郗风深知端倪,不妨试他一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