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屋_御宅屋_自由的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镇阴棺 > 正文卷 第184章 你来送我吧
    与此同时,在我的周身,正有着一股淡淡的能量光罩浮现出来,这光罩几乎是依附在我的衣服表面的,所以只有我自己能够很清晰的看到,外面的人要是不注意看的话,根本就看不到这一层像防护罩一样的东西。

    “玄武护体。”

    只有我自己能够听到的声音从我的口中传出来,我整个人的身形也是快速的朝着前方冲出去,甚至,我完全没有在意这个家伙身上所传出来的那些气息。

    “哼,真是一个自大的家伙,我这毒气可是能顺着毛孔进入体内的,你以为谁都能挡得住吗?就算你速度再快,重要接触到我的毒气。”

    冰冷的声音从面前这五毒教的弟子口中传出来,闻言的我并没有半点儿的理会,身形快速的朝着前方爆冲过去。

    我感受到那些毒气不断的朝着我蜂拥而来,甚至想要进入我的身体之中,然而此刻的这些毒气则是尽数被挡在了我的身体外面,我自己也屏住呼吸。

    当我出现在这家伙面前的瞬间,我的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我看到他的脸上出现了一抹难以置信,有些没有回过神一样的看着我。

    “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你没有毛孔……”

    听到这话的我差点儿一头栽到在地上,这特么是人说的话吗?你才没有毛孔,你全家都没有毛孔,而这个时候最适合回应他的就是一只拳头。

    全力的冲击在了这个家伙的腹部,然后他张大嘴巴,面部表情开始扭曲起来,整个人朝着前方飞了出去,看到这一幕的我心中略微松了一口气,因为这个时候,那个家伙已经飞出了阵法外面,也就意味着他被淘汰了。

    而我此刻也是赶紧从石碑里面吸收灵气,快速的恢复一下自身,说起来这算是令牌的一个bug了。

    因为平时我能够将多余的灵气全部灌输进入令牌里面去,这样在我需要的时候,就能够神不知鬼不惧的从令牌里面吸收那些我储存的灵气,这比现场吸收灵石还要快很多。

    这的确算是一个不错的bug,每次战斗的时候,我差不多相当于有两个气府,只要我气府之中的灵气消耗殆尽,我能够在最快的的速度从这令牌里面补充,其实说来说去我都有点儿乱了。

    石碑就是令牌,令牌就是石碑,令牌变大之后是石碑,变小之后就成了令牌。

    但是功能都能通用,只是如果我想要从这令牌之中获得道法的话,就必须要将令牌变成石碑,然后或许,不过这些都不影响。

    片刻的时间,在场突然有人出声。

    “诸位,现在我们还剩下20个人,但是我们通脉境只取15个人,接下来大家看下如何是好啊?”

    随着他的声音传来,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在说话这人的身上,我看到这人胸口的标志,灵剑山的。

    此人身穿一身白袍,脸上带着一股淡淡的傲然,自身的实力也是在通脉境巅峰,一般很多天才能够越级挑战,宗门内的弟子,这种实力的话,恐怕就算是普通的玄师境初期,他们也是完全不惧的。

    这时候的我没有说话,而是站在旁边看着其余人准备怎么说。

    “我倒是没意见,就是不知道在场的诸位是怎么想的?”

    又有着一人出声,此人身穿绿色衣袍,他的脸上,似乎有着一道伤疤,然而,当我定睛一看,才发现那根本就不是什么伤疤,竟然是一条蜈蚣,那条蜈蚣趴在他的脸上,竟然一动不动,看起来格外的狰狞。

    “这个有什么好说的,自认为有实力进入前十五的站出来,剩下的五个人不服气,那就选择其中一个挑战,败者下场。”

    就在这个时候,一名手中提着狼牙棒的壮硕青年站出身来,对着在场的人低喝出声,听到他的话,刚刚说话的灵剑山弟子和五毒教弟子都是看向了他。

    “阁下是散修?”

    灵剑山的弟子出声询问,听到这话,那人也是直接点头:“没错,我就是一个散修,但是我自认自己实力能进十五强。”

    丝毫没有畏惧的声音从他的口中传出来,听到他的话,周围很多人都是凝重的看向他,因为此人身上散发出一股淡淡的压力,那种感觉就好像站在面前的乃是一座小山一样。

    “呵呵,不错,挺有自信的,不过也的确有些实力,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听这位兄台的吧!”

    淡淡的声音从那灵剑山弟子口中传出来,闻言的他也是朝着那壮硕青年走了过去,随后是五毒教的一个弟子,还有仙符宗的,相继朝着那边靠过去。

    最终,只剩下三个人还站在这边,其中一个自然就是我,另外两个,应该也是散修,他们二人的实力竟然也是和我一样的,在通脉境后期。

    “呵呵,看来除了这三个通脉境后期,其余人都不是很服气啊!”

    这时候,五毒教的那家伙也是笑了笑,然后看着在场的很多人出声,说完之后,他的目光落在了我们三个的身上,然后对着我们出声。

    “三位,你们看看是自己出去,还是送你们出去。”

    这家伙无比嚣张的看着我们,而后淡淡出声,听到这家伙的话,其余两个人的脸色显然都是有些难看,毕竟被这么直接点名的说要送我们离开,的确是有点儿难以接受。

    甚至还要我们自己离开。

    “哦,看来他们并不想自己离开,既然这样,那诸位谁好心送他们一下?”

    淡淡的声音从那五毒教的家伙口中传出来,他的眼神之中充满了一种戏蔑,看到这种眼神,我也是直接站出身来。

    “说话的那个,不如你来送我吧?”

    我指着五毒教的那弟子,随后直接出声,听到我的话,他脸上的笑容微微一僵,似乎以为是我说错话了,然后朝着我看了过来。

    “小子,你确定你刚刚没说错话?”

    面对他的问题,我微微点头。

    “我看你挺热心的,帮一下忙应该没有多大问题吧?”

    在我确定之后,我看到那家伙脸上的笑容也是再度扬起,不过去有着一丝阴森。